慈梨

吾等凡人而已.上

  说到底,三情六欲,是是非非,都是凡人而已,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事儿。

  宋岚付了卖酒的老翁几两钱,拉了拉草帽檐,挡住了稍许风雪。

  已经是大雪时节了啊。

  他心中感叹。

  又拐到了旁边的小巷里,把手里还温热的包子番薯分给了躲在这里避风的孩子们。

  孩子们原本麻木的脸稍微有了些反应,夺过宋岚手中的食物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 一个孩子落在了后面,他的衣服还算完好,身上也还没有贫寒所赋予的疤痕。

  宋岚知道,这个孩子是刚来的。

  他转身又去外面买了几个包子,交给了这个孩子。

  孩子捧着手中的温热,狠狠地咬了一口,霎那间红了眼眶。

 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很轻很轻的对宋岚说:“哥哥……谢谢……”

   这是宋岚这些日子以来听到的第一声道谢。他有些愣住了。

  巷子里一时间也寂静了片刻。

  谢谢……谢谢……谢谢……

  “谢谢!”巷子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道谢声。

  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围着宋岚,说不清是真的要道谢,还是怕失去帮着他们活着的这个大好人。

  宋岚始终沉静着,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  他一个个的抚摸着孩子的头,似乎忘了自己有洁癖这回事。

  但是他还是狠下心来,转身离去。

  他救不了他们。

  他只能尽自己所能的帮助他们。

  风雪又大了些许,宋岚用手扶着草帽,想起出门时,晓星尘将草帽强行按在他的头上,认真的样子。

“ 即使子琛是修真之人,也须得照顾好自己才行。”晓星尘这么告诉宋岚。

  宋岚的眉目柔和了起来,抬头看向了天空。

  这是个看不见阳光的天气,雪大的能掩埋一切。

  “天会晴的。”宋岚这么告诉自己,“孩子们的事肯定还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 “子琛!”远远的走来一个人,正是晓星尘。

  晓星尘面上的疲倦怎么掩也掩不住,但他还是带着笑。

  “子琛,我来接你啦。”

“你买酒了?唔————天晚欲来雪,能饮一杯无呀子琛?”

  “嗯,回去吧。”

  “温家留下的余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清楚,真是苦了这些百姓。”

  “是啊……”

……

二人的背影越来越淡,连声音的被风刮走了。



@墨琛  @玥铮 你们要的更新。

  相信我,我原本只是要写温馨日常的,突然就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有下篇,emmmm不如说我想表达的就在下篇,你们应该也看出来了,这里是道长还没有遇上薛洋之前,羡羡还是夷陵老祖的时候。不过下篇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更,毕竟我真的不会写小说啊段子啊。


啊~~~~

其实还有一篇双道长的,可是作业好多啊


我英,daiyijiuobu

@墨琛 去参加重要考试


爆豪胜己

咔酱:不要瞎想,你可是我的朋友,怎么可能会考不好。

你:……

咔酱:啊啊啊(咔式冷静.jpg)

我说没问题就绝对没问题。

————《咔酱:你说呢。》《露出了非常危险的表情呢。》



绿谷出久

  绿谷出久:啊,没问题的。

他看着你露出了有点害羞的表情。

绿谷出久:墨琛很努力了呀,我们会一起进步的。

绿谷出久(突然慌张.JPG):绝对会考一个好成绩这一点,绝对没问题的。


相泽老师

他露出了一点苦恼的表情:啊,有点麻烦啊。

然后摸了摸你的头:作为老师,我很清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你很棒哦。


欧尔麦特

欧尔麦特:我出现啦——!!!以文字的形式!!!

他爽朗的笑了起来,对你说:现在应该已经考完了吧,哈哈哈哈墨琛少女,好好放松一下吧。

他又顿了一下,道:前面好像有人求救,我离开一下。

说完塞给你一张纸条。

  





你展开纸条:


没问题的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rom:雄英高中一年A班全体同学



——————《大家都是天使》《包括你哦》

  








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吗?考完试好好放松一下哦。


双道长-浮屠

阳光透过窗子,打在冷硬的青石地砖上。光中漂浮在游离不定的微尘。

宋岚身着红衣,端坐在窗边,在一个触手便可触及阳光的地方,手持着一叠书信,细细的看着。

他明明没有笑,整个人却柔和的不可思议。

屋外忽然鸟雀惊起,树叶相互拍打的声音惊破了屋内的寂静。

“含光君……蓝二哥哥,我就来看看嘛,要与我们小师叔成亲的道友究竟是何种模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是脑子烧坏了吗,早知道就拉江澄来了……诶诶,蓝湛,你这么用力捏我手干嘛!!!……疼疼疼……”

“明月清风,傲雪凌霜。他们在世家中颇具盛名。”蓝忘机放松了手上的力道,却没有松开握着魏无羡的手。

“明月清风,傲雪凌霜……听着倒是极为般配。……到了到了,有人吗?”魏无羡敲了敲门。

“没人回应……不如……”魏无羡眼珠子转了转,仿佛在酝酿着什么坏主意。

“吱呀”一声,宋岚打开了门,注意看的话还可以看到他的耳尖泛起了红。

魏无羡哈哈了两声,夸道:“不愧是今日的新人,果然极其俊俏。”

蓝忘机闻言,垂下了眼帘,抿了抿唇,又握紧了魏无羡的手,对魏无羡的“诶诶诶,蓝忘机你又怎么了??!”置若罔闻,微行了一礼,道:“失礼了,祝道友与晓师叔百年好合,永结同心。”

宋岚的耳朵这下真的烧了起来,微微露出一抹笑,道:“多谢。”

  蓝忘机又与宋岚告了别,就把魏无羡拖走了。

“蓝忘机你慢点……疼啊啊,宋师叔再见啊,祝百年好合哈哈哈诶疼”

宋岚拢袖,阳光照在他的身上,照亮了他的眼睛。

良久,他轻声应道:“好。”这一刻,他对自己许下了一个沉重的诺。

“道长道长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阿箐从小道上跑来,神色间满是兴奋激动。

宋岚有些矜持的点了点头,嘴角的笑却始终也压不下去。

阿箐取了条红线,将一端绑在宋岚的手腕上,又牵起另一端,道:“请新人跟我走。”

阿箐拉着宋岚,走到青石小道上。一路上,有他们故意布置的荆棘、刀阵、火盆……最后宋岚绕过最后一块拦路的石子,与阿箐一起站在终点。

晓星尘就在他的对面,手上同样绑着红线,是道观里年龄最小的小师妹在牵着他。

小师妹制止了想直接往前走的晓星尘,指了指地下的石子,口气颇有些老成的说:“晓师兄小心,石子虽小,却容易绊倒人。师兄不要光像着前方的美好,却忽略了现下的危险。”

晓星尘愣了一下,笑了起来,对小师妹道:“多谢小师妹。”

小师妹红了脸,也不理晓星尘了,牵着红线就往阿箐那儿走。

阿箐也走向小师妹,她原本兴奋的神情也平静下来,甚至还透着几分难过。

阿箐和小师妹走到了一起的时候,突然就转头看向了宋岚,哽咽道:“您和晓道长要要好好过,不准欺负道长,得对道长好,不然……不然……嘤”

宋岚郑重的点头,直直的看向晓星尘的眼睛,道:“好。”

晓星尘笑得可开心了,他揉揉了阿箐的头,安抚道:“阿箐好乖。今天喜糖请你吃三份。”

小师妹轻“哼”一声,将手中红线递了出去。

阿箐抹了抹湿润的眼眶,也递出了手中的红线。

红线凭空漂浮了起来,相互交缠着,最后合为一体。

宋岚和晓星尘相互凝视着,与对方十指相扣,最后双双笑出声来。

“你们呀~”小师妹道。

“可快跟我们走吧,别把吉时误了。”阿箐道。

小师妹和阿箐在前面走,两位身着漂亮红衣的新人在后面跟着。

宋岚的师弟和魏无羡就守在途中,手上各捧着一束桃花,却并不是给新人的,而是塞到了阿箐和小师妹的手上。

两位小喜童身着着桃红色的衣裳,手捧一束桃花,看起来十分的好看。

晓星尘悄悄的凑近宋岚,道:“这样真好。”

宋岚点了点头,带着笑意的回答:“嗯。我们可得好好感谢他们啊。”

晓星尘红了面颊,回答:“嗯……噗哈哈哈,大家都辛苦了。”

  阿箐回过头,也笑了,说:“所以你们可得过得幸福快乐,不然可就白瞎了大家的苦心。”

小师妹停下了脚步,道:“前面的路就要二位师兄先行了,我们跟在后面。”

原来是已经快到了。

阿箐和小师妹就停在一条合欢花铺成的小道前,手做出了“请”的姿势。

宋岚和晓星尘相视而笑,一同向前行去。

在路的尽头,宋岚的师傅就坐在一把古旧的红木椅子上,菩提树的影子拢在他的身上,画面十分的静谧祥和。

师傅原是不苟言笑的人,此刻却笑得温柔,他看着这一对新人,慈和道:“来啦?”

见两位新人都红着脸,却被提前提醒过不可过早行礼而十分别扭的样子,对旁边的全福夫人道:“开始吧。”

  全福夫人是徒弟们从山下寻来的,见过大风大浪,心性纯善。

她温柔的看着新人,朗声:“一拜天地。”

宋岚和晓星尘一同转身,对天地作了一揖,从此他们便是天地承认的一对。

“二拜高堂。”

他们转回身,跪着对老师傅拜了一拜。

师傅笑着连点头,不停的道“好”

“夫妻对拜!”

















看糖的就看到这吧。















宋岚并没有拜下去,他看着晓星尘对着他笑,宾客们都带着满满祝福。

不过眨眼之间,天色就暗了下来。圆月垂挂在枝头,枯干的树干仿佛随时会被折断,宋岚还是穿着红衣,他手里的锁灵囊也裹上了红纸。

“夫妻对拜……夫妻对拜……这场婚礼,没有真正见到你点头答应,我终究还是……”

晚风吹来,吹不散宋岚心底的悲凉。

他将锁灵囊放回怀中,跪在地上,对着他的师傅、师弟妹们的墓碑叩了三个头。

在抬起头,他依旧是那个无坚不摧的宋岚,持拂雪,负霜华,前路还有数不清的魑魅魍魉、难测人心。

  或许有一天,他会有机会知道。

在这一天,夫妻对拜的时候,晓星尘的残魂是真的和他对拜了。

晓星尘听着宋岚的喃喃自语,含着泪,明知是徒劳,还是拼命的想拉住宋岚的手,告诉他:“我答应的……我是答应的!”



@墨琛 双十一果然不管是糖是刀都可以算作刀子。微笑.JPG

成亲那段是我的脑内剧场,但我心里想的很美好,微薄的笔力却描绘不出来,绝望QAQ


双十一啊……

沉思.JPG

我需要要更一篇番外庆祝吗? @墨琛


番外-宋道长漫游学院记

正是天刚刚微亮的时候,林间布满了晨雾,像一层层的轻纱,将整个学院拢在其中。

宋道长起的早,已经舞完了一套剑法。轻拭去额头薄汉,又习惯性的斟了两杯清茶。

道长这杯茶喝的慢,等茶水已然见底时,他挑了挑眉,起身往屋内走去。

“星尘?”

……

“星尘?!!!!”

屋内实在是寻不着晓道长的身影,宋岚有些着了慌,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。

轻纱似的薄雾还未掀开,宋道长孤身闯了进去,身影逐渐模糊了起来。

宋岚皱着眉头,双唇抿紧,依旧是一言不发的大步向前,并不畏惧前路的未知。

雾虽然挡住了视线,却并不是完全看不见。

宋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团子向自己挪来,再近一些,原来是一只兔子。

兔子也注意到宋岚,它动了动粉色的小鼻子,蹭到宋岚的身边,又围绕着宋岚转了一圈,红红的小眼睛闪了闪,叼起宋岚的衣角,想要把他拉去什么地方。

宋岚的眉头稍微松动了些,想了想,弯下腰,轻声道:“你是不是,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呢?”

然后就随着兔子向前走。

途中兔子越来越多,仿佛进了兔子国。

不少兔子跑了过来,人立着扒住宋岚的衣角,想要往宋岚怀里钻。

蓝忘机今天依旧起的很早,他梳洗完毕后,轻轻在魏三岁头上落下一吻。魏三岁到想是感觉到了,但是并没有醒来,只是“哼唧”一声,又陷入梦中。

蓝忘机笑了笑,起身拿起了置于门前的菜篮子,去喂兔子。

不一会儿,他就发现了不对。

今天的兔子怎么这么少?有人偷兔子????(划掉)

宋岚这时听到了脚步声,回头一看,正是来寻兔子的蓝忘机。

宋岚轻轻点了点僵硬的头,道了声叨扰,又问了早。

蓝忘机看着头顶着一只兔子,肩上趴着两只兔子,怀里又抱着三四只兔子,脚边还蠢蠢欲动的几十只兔子,几乎是要被毛茸茸包围的宋道长,明白了失踪的大半兔子到底是去了哪儿。

蓝忘机弯腰抱起了一只兔子,也道了声早。

宋岚依旧僵硬着身子,轻声开口询问道:“可否向含光君询问一事。”

蓝忘机回道:“道友请问。”

宋岚有些不好意思,但心里还是着急,他红着耳朵道:“道友今早可否见过星尘?”

蓝忘机摇了摇头。

宋岚抿紧了唇,忧思之意浮上了眉梢,整个人透着一股颓靡的样子,颇有些像他脚边爬不上他怀里而失望焦急的垂着耳的兔子。

蓝忘机明白他的心情,帮助他逃离了毛茸茸国,并轻声告诉他:“道友不妨接着往前走走,许是在前方。”

宋岚作了一揖,看了眼挂满毛茸茸的蓝忘机,道了声多谢,就接着往前行进。

雾渐渐浓了起来,甚至凝成了小滴的水珠,挂在了宋岚的发尾上。

四周静的很。

又是一会儿。

路旁渐渐的冒出了两三从牡丹,花瓣上还含着露珠,很是娇艳欲滴。

又往前走,牡丹的种类多了起来,也葱郁了起来,目光可及之处,竟全是是风姿各异的牡丹在争奇斗艳。

渐行渐深,牡丹的种类又少了起来,几乎全是珍惜的金心雪浪。

有风吹过时,那一片片的花海美好的像是入了哪家闺阁大小姐的梦中。

忽然响起一声犬吠,宋岚脚步略快的往犬吠处走去。

单见三个少年在此处摆了个小小的宴席,一个少年眉间点着一点朱砂,身着金心雪浪袍,一手握着茶杯,一手托着下巴,在倾听着另一蓝衣配着抹额的少年说话,时不时还插上一句,两人差点吵起来,原本静静的同样着蓝衣配抹额的少年打着哈哈,和起了稀泥,神色无奈眼中却始终有着温柔。

三人正如盛开的牡丹一样正是热烈美好的时候啊。

宋岚轻咳了一声,到底打破了这可爱的氛围。

三人迅速端正的坐了起来,又像刚反应过来似的,端正的站了起来,向宋岚行了一个晚辈礼,齐声到了句:“宋前辈。”

宋岚轻轻还了一礼,三人连忙避开。

金凌指了指宋岚不远处的椅子,恭声问:“前辈可要坐下喝杯茶?”

蓝景仪也嘻嘻哈哈的看着宋岚说:“前辈,大小姐别的不说,这茶可是顶顶的好。”

蓝思追依旧谦和有礼:“观前辈衣裳发尾皆湿,想来晨间行了不少路,不妨坐下来歇一歇,饮一杯热茶如何?”

宋岚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我在寻人……你们……可有见着你们晓前辈?”

三个少年默契的一致摇头。

宋岚露出了失望的神色,歉意道:“打扰你们了,我在往前寻一寻。”

告别三人后,宋岚接着前行着。

起先身后还是安安静静的,不一会儿,少年们的争吵玩闹声又响了起来。

宋岚没忍住轻声笑了笑,眉间的担忧却是一点没有下去。

走到莲花坞的时候,太阳已经微微的露出了一点边,阳光挤过厚厚的雾纱,落在的轻轻摇曳的莲花上,又透过花瓣上的露珠,折射出美丽的光晕。

宋岚没有停顿,只是挟着荷香向前走。

前方正在舞鞭子的江澄似有所感的停了下来,抱臂看向宋岚。

宋岚点了点头,道:“叨扰了,道友早。道友……可有见过晓道友?”

江澄也点了点头,回答:“见过,就在不久前,你现在往这个方向去也许能追上。”

宋岚眉间的担忧少了不少,语气里冒出的几分欣喜:“多谢,我去寻星尘……晓道友了,再会。”

江澄:“再会。”

宋岚转身朝着江澄所指的方向走去,脚步居然还有些许的轻快。

江澄搓了搓自己的手臂,总感觉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。

天凉了????

宋岚刚离开了桃花坞,就看见聂怀桑被他兄长压着练刀。

聂明玦看见了宋岚,道:“道友早。”

聂怀桑眼含热泪:“宋道长,救命啊————”

聂明玦瞪了他一眼,看向宋岚:“道友不必理这混小子……道友可是在寻晓道友?他刚刚离开。”

宋岚点了点头,回道:“多谢。道友继续,在下告辞,下次再会。”

聂明玦:“告辞!”

聂怀桑海带泪。

宋岚又继续着他的前行。

太阳已经出来了大半,微风吹散了云雾,阳光也挤了进来,洒满了宋岚一身。

暖暖的。

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走到了梅园。

梅园的梅花其实并没有长出花骨朵,光秃秃的枝桠上冒着林星的绿叶。

晓星尘就站在梅树下,背对着宋岚,手撑在树干上,仰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……星尘?”

晓星尘回过头,露出了一个笑,轻快道:“子琛?”

晓星尘歪头想了想,张开了怀抱,道:“子琛。”

宋岚猛的抱住晓星尘,什么话也说不出。

晓星尘回抱宋岚,在他耳边道:“子琛,今年落雪之时,你我一同来此烹茶赏雪如何?”

“好”宋岚闷声回答。

和你一同,怎样都好。


@墨琛  @小鹿酱🐶🐱 番外(√)因为明天考试,所以这篇有点赶,可能会有许多的小问题。嗯,不过呀。关于花的节气呀盛开时间呀这些小bug我们就当不存在好了www

攒人品攒欧气,求分三分道长的从容与我,让我明天面对评委老师稳如老狗QAQ

你们看,我本来满脑子关于刀子的脑洞硬生生给我咽下去了QwQ



明天考试。。。。

我要不要更个番外攒攒人品。。。


双道长的春秋笔记

八十六

上文提到晓星尘,宋岚和阿箐是同学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他们一起投的胎啊

八十七

有时候晓星尘会从恶梦中惊醒。

只有宋岚知道,现在才是梦。

八十九

晓星尘:现在,我看这山川大泽,看天看地,看你,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看不够,或许我上辈子是个瞎子也说不定,所以我总是对自己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抱以珍心。

宋岚:……星尘。

————《你是我一生怎么也看不腻的风景》

九十

有些时候,宋岚觉得,晓星尘什么都知道。


@墨琛 在去宁波的动车上码的,难得有我不晕车的时候。祝愉快。99快到了呢。


啊,对了

番外是听着《小城大事》粤语版码的,你可以试试看边听边看 @墨琛


双道长的春秋笔记-番外

晚风吹来了几片落叶,带走了最后几分夏意。

月色暗淡,是已经中秋过去了好久的不团圆。

宋岚就这样坐在断崖旁,拂雪放在身侧,霜华抱于怀中。他并不担心地上的泥土会弄脏他的衣裳,不担心往前一步便是万丈深渊。

晚风溜进深渊里,呜呜的风声愈发明显。

时光仿佛也无法光临这里,呜呜的声音何止来自风声,在某个听不到的地方,在泣血啊。

宋岚摸了摸放于胸口的锁灵囊,想起了最初。

最初的时候,他与晓星尘还年少,也担得起一句肆意洒脱。

那个时候,他们有着共同的理想,有着聊不完的明天。

也曾一起定下目标,要一起建立一个不以血缘为优的门派。

也曾共坐于姑苏城下的酒肆里,共饮一坛天子笑,笑谈雅俗风月。

也曾风光霁月,被世人羡艳,称一句傲雪凝霜明月清风。

他有时候会做梦。

梦见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从未分离过。

师傅以他们为傲,去的时候是喜丧,没有怨恨没有不甘。

他们为人师表,桃李满园。

哪怕远出归来,那个人都会笑着陪伴,或者静等花开。

日子虽然平淡,偶尔四目相对,却有说不出的温情。

门前树下的酒,在阿箐出嫁那天,全部挖了出来。

也会有意见不合的时候,但他们从不争吵。阿箐有时候会对他们感叹,笑说道长感情真好。

哪怕时光逝去,华发渐生,立于庭前看雪时,星尘……星尘也一直都在,陪在他身边,相互依偎。

……

明明自己并不是一个爱做梦的人啊。

不过……“还真是一场……不愿让人醒来的春秋大梦啊。”宋岚手抚着怀中的锁灵囊,轻声感叹。

不知道在多少年前,他曾一字一句的写下:负霜华,行世路。一同星尘,除魔歼邪。

世上千年了。

宋岚留下了许多传说,走了许多的路,霜华拂雪从未离过身。也遇到过不少能人异士,搜寻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聚魂疗魂之法。

他从未背弃自己的诺言。

几年前,阿箐含泪入了轮回。

可是,晓星尘的魂,却始终没有办法。

他已经快要走不动了。

恍惚间,宋岚好像看见磷光闪闪,多年前道观里的落叶被风吹落,吹到了他的身侧,落在了拂雪上面。

他……他想,他应该回道观看看了。

“那时,你总是说,想要和我一同去我长大的地方看看。我想着,以后总是有时间的。”

“我……我们,一同去吧。”

落叶总是要归根的。

只是宋岚不知道抱山散人在哪儿,晓星尘倘若有七日回魂之时,去的是哪儿。

总归,他们是在一处的。

负起霜华拂雪,宋岚再次踏上路途。

寒风寂寂,在宋岚看不到的地方,一点一点的灵光在他身边围绕着,仿佛在守护着什么,又无力的慢慢暗淡。

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走尸原来会做梦啊”

“怎么可能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他是个人啊!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会悲会喜的人!”

 

  @墨琛 有点不开心。

负霜华,行世路。一同星尘,除魔歼邪。

双道长从未分开过。